刘宗琴:br痴迷坠子七十载

  一个春日的午后,记者走进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刘宗琴的家。明媚的春光洒在阳台的花花草草上,整洁的房间显得格外亮堂、温馨。

  得过两次脑血栓,80岁的刘宗琴行动有些迟缓,近年已不常出门了。自言“记忆力减退,很多事想不起来”的她,说起痴迷一生的河南坠子,却依然如数家珍。话语间,老人的眉目一点点生动起来,依稀可见当年“豪放粗犷、潇洒从容”的舞台风采……

  1928年,刘宗琴出生在登封大冶镇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,8岁就给人当了童养媳。为糊口,她12岁便拜民间艺人刘魁为师。从此,迷上这门艺术的她这一生再也没有和河南坠子分开过……

  刘宗琴天资聪慧,再加上勤奋刻苦,14岁便出师独闯江湖,在西安、宝鸡等地站棚卖唱,初露头角。1946年,18岁的她重返故乡河南,多年来上山下乡,足迹遍布全省各地。

  刘宗琴常对学生说:“艺术没有止境,也没有捷径。对于每一部书,我们只有说到老、改到老,才能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。”她的拿手好戏《杨家将》,她说了40年,也改了40年。《砸御匾》是其中备受好评的精品段子,说到谢金吾砸了杨家的匾,被杨排风痛打一顿要去告状时,有一段十二句的唱十六句的词,刘宗琴将“中路坠子”、“乔派坠子”“河洛大鼓”三种不同风格的唱腔巧妙融合在一起,把谢金吾恼、羞、烦、躁、刁、恶、毒的复杂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刘宗琴在郑州的“曲坛圣地”老坟岗搭棚演唱多年,名动一时。关于当年的盛况,至今仍流传着一个传说:有一次刘宗琴到密县演出,一位姓丁的老汉在拥挤中跌进山沟摔断了腿,村民们要把他往医院送,可他非要“先听刘宗琴说书”,结果竟真坚持到书场散了才去医院。

  河南坠子曾经盛极一时,不仅受到河南百姓的喜爱,还相继传入上海、西安、香港等地,成为我国流传最广的曲艺形式之一。尤其是解放后,涌现出了一大批名家名作,像王树德的《黄道翻身桥》、刘宗琴的《李逵夺鱼》、赵铮的《摘棉花》和《双枪老太婆》、宋爱华的《双赶车》等。但是自从20世纪末期以来,河南坠子的生存发展遇到了很大困难,艺人锐减,演出很少,急需扶持与保护。

  刘宗琴感慨地说:“作为一种从民间发展起来的艺术,我认为河南坠子的主阵地还是在农村。如今城市里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,而农民朋友多年来一直非常喜欢坠子这种说唱形式,另外庙会等场所也很适合坠子的演出,所以演员应该经常到基层去。”

  由于身体原因,刘宗琴已经多年没有站在心爱的舞台上了。能把自己的艺术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,是她最大的心愿。刘宗琴目前还带着两个学生,她常常心存遗憾:“我已经唱不成了,唱不成就不能示范,所以教学生只能靠‘指手画脚’。好在现在学习既有本子又有碟子,不像我们那时候只能靠口传心授。我愿意教一天尽一天的心,更希望他们以后比我强。”

  对于河南坠子的将来,刘宗琴充满信心:“现在形势这么好,条件这么好,只要大家共同努力,我相信坠子一定能发展起来。”⑥2

或许你会感兴趣的文章——

& Theme by Washun www.9992019.com,www.3992019.com,www.1992019.com,www.2992019.com,www.yh996099.com,www.yh997099.com网站地图 [登录]